深圳摇滚音乐联盟

唱咏芳华 ·《中国艺术歌曲集》背后的故事

艺道殿堂 2019-06-12 19:01:24

前段时间,音悦艺道为各位朋友带来了【唱咏芳华 · 国际著名男中音歌唱家、声乐教育家、博士生导师廖昌永老师的演唱作品集】,此作品集中收录了「廖昌永声乐课程集训营」第一、二期的全部作品。

如今两期作品已全部推送完毕,收到了众多声乐学习者与爱好者的一致好评,在这里,想为大家分享一下这些优秀的作品其背后的创作环境和时代背景,以及作品背后那些感人的故事。

今天音悦艺道就带你走进

《黑龙江岸边洁白的玫瑰花》

▼背后的故事


说起中国历史上的几位女英雄,我们最容易想到的可能是那个女扮男装、代父从军的花木兰;代夫征战沙场、抵抗外来侵略的穆桂英等。

今天,我们带大家了解一下歌曲《黑龙江岸边洁白的玫瑰花》,认识一位达斡尔族的巾帼英雄——傲蕾·一兰。

《黑龙江岸边洁白的玫瑰花》出自歌剧《傲蕾·一兰》,由丁毅、田川作词,王云之、刘易民作曲。歌剧描绘的是17世纪中叶,沙皇俄国入侵我国东北地区,女英雄傲蕾·一兰带领部落抗敌卫国的故事。 在我国的黑龙江左岸有条最大的支流叫精奇里江,江畔居住着一群达斡尔族的人民,傲蕾·一兰是这个民族“多音”部落首领希尔奇的女儿。

所谓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,傲蕾·一兰身边从不缺乏追求者,但偏偏对“额苏里”部落的少年奥布库动了情,两人约定到了冬天就举行婚礼。然而就是这个冬天,沙皇俄国远征军入侵了精奇里江流域,抓走了傲蕾·一兰的父亲, 为救父亲,傲蕾·一兰答应做沙皇的人质,在这敌营监狱一待就是7年。 历经一番折磨终于回归故土,然而沙皇散布的傲蕾·一兰投降的谣言使她失去了部落族人的信任,包括未婚夫奥布库也与她决裂,带领人马离开了她。

此时,沙皇远征队的一名逃跑士兵叶菲姆卡被奥步库部族的族人抓获,他就跟奥步库演唱了这首《黑龙江岸边洁白的玫瑰花》,将他在监狱里看到的傲蕾·一兰的遭遇唱诵给大家,将一兰誓死不屈的精神传达给大家,为傲蕾·一兰洗刷了罪名。历经千辛万苦,傲蕾一兰的冤屈总算是得到昭雪,重获部落的信任,最终傲蕾·一兰领族人击退了沙皇入侵者,未婚夫奥布库也有终成眷属。

这首歌曲真实、强烈地再现了沙俄侵略者的残忍,展现了傲蕾·一兰朴素、坚强的性格,和达斡尔族人民的英勇。描绘了一个纯真的达斡尔族姑娘,经过战争的磨练,成长为一个带领部落族人抗击沙俄入侵的民族英雄 

黑龙江岸边洁白的玫瑰花

傲蕾一兰姑娘深深的爱着它

她曾为折枝花放声歌唱

也曾为着只花泪流双颊

傲蕾一兰姑娘,勇敢的姑娘

走过了千万里回到了家乡

她的心像玫瑰刚刚开放

从不曾沾染上迷雾尘霜

她热爱黑龙江自己的乡土

她热爱达斡尔自己的民族

多少回酷刑多少回鞭打

她从没低下过高傲的头颅

啊……她从没低下过高傲的头颅

洁白的玫瑰花

虽然已凋残

英雄的姑娘永记我心间

我要把这枝玫瑰花带回家乡去

要让这英雄的故事到处流传

要让这英雄的故事到处流传

*由于时间久远,这部歌剧的资料非常难得,我们音悦艺道编辑查阅了1978年的《人民戏剧》编写了剧情梗概,奉献给各位读者朋友。 十场歌剧《傲蕾·一兰》,由剧作家丁毅、田川根据叶楠先生同名电影文学剧本改编,王云之、刘易民作曲。

傲蕾·一兰就像那朵玫瑰花,扎根在黑龙江畔,守卫着她的家乡。那么如何唱好这首歌曲呢?关注微信公众号「艺道殿堂」《廖昌永·网络声乐艺术歌曲集》,廖昌永老师会教你如何唱好这首歌。

点击下图,让廖昌永老师带你去逐字、逐句的分析与把握这首作品的演唱重点。

除此之外,我们把握住当今时代中最普及的网络作为传播载体,携手国内外众多知名艺术家,给同学们带来了众多优质的精品课程和赏析内容,而如此多的经典内容,均在音悦艺道APP。

了解更多中国艺术歌曲

请下载音悦艺道APP

歌剧《傲蕾·一兰》剧情梗概

清朝初期,广袤富饶的黑龙江地区民族众多,其中达斡尔族生活在黑龙江左岸支流“精奇里江”附近(现称“结雅河”)。歌剧《傲蕾·一兰》就是刻画达斡尔族抗击俄国侵略的一出悲壮史诗。

俄兵入侵前的1643年,达斡尔族的生活美满祥和。傲蕾·一兰是多音部落的女勇士,能骑善射,追求者众多。但傲蕾·一兰却唯独钟情于额苏里部落的猎手奥布库并于奥布库相爱,两个部落隆重而愉快地定下了来年的亲事。

但这时,沙俄远征队一路东进,眼前富庶的黑龙江地区让他们垂涎不已。头领波雅科夫假扮商人,把一兰的父亲希尔奇诱骗至军营,威逼利诱,要其部族归顺沙皇。希尔奇不从。部落头人奥尔迪外出交贡,也不幸遭遇俄国入侵者,因伤而亡。正在为俄国“商人”准备佳肴的多音部落意识到事态严重——入侵的“魔鬼”(达斡尔族称“罗刹”)已经逼近。

兵临城下,部落无主。危急时刻,傲蕾·一兰一箭射断敌军大旗,被推举为首领。猎手挥刀出城,箭士张弓齐射,仍难解重兵围城之困。傲蕾·一兰的母亲安达金也不幸受伤失明。孤立无援中,俄兵要求一兰出城谈判,否则不撤军。部落十分不舍,而傲蕾·一兰明知有诈,仍决意前往,为的是给族人的撤退求援争取机会。

老父希尔奇在得知女儿也落入敌营后,悲愤而亡。傲蕾·一兰惊闻父亲牺牲,奋起搏击,换来了同行猎手的出逃机会——象征民族尊耀的宝刀,和象征傲蕾·一兰爱情的一缕秀发,被猎手急马送至未婚夫奥布库手上。

此时,多音、额苏里两部已经汇合。奥布库握持宝刀,深藏对傲蕾·一兰的思念和担忧,带领达斡尔族掀起了新一轮战斗。 俄军押送傲蕾·一兰退回后方据点。破败的军容反映达斡尔族的骁勇,而有关黑龙江富饶土地的描述则让在场的官商贵妇们惊叹不已。富商哈巴罗夫认为傲蕾·一兰具有战略价值,设法收押了傲蕾·一兰,以其为人质,率俄兵再次入侵黑龙江。

俄军被机智的黑龙江各族民众频施“空城计”,处境艰难。而被押回故土的傲蕾·一兰,在见到家乡洁白的玫瑰花时,不免心潮起伏,但面对哈巴罗夫的利诱威逼仍是毫不屈从。 达斡尔族发现了傲蕾·一兰,但奥布库忍住立即解救傲蕾·一兰的冲动,力排众议,机智地率众撤入深林打伏击。俄军扑了个空,饥肠辘辘地瘫倒在额苏里城堡。偷偷溜出的傲蕾·一兰母亲安达金扮作孤苦老人,用下了毒的米饭,诱骗士兵们和自己同归于尽。

傲蕾·一兰眼看母亲牺牲,痛心至极,但不得不利用此机会出逃,和达斡尔族人汇合。 哈巴罗夫接到沙皇诏书准备离开,把烂摊子甩给了继任者斯捷潘诺夫。临走前,哈巴罗夫使奸计,让被俘的鄂温克族萨满(即萨满教巫师)相信傲蕾·一兰已叛变投靠沙皇。

萨满获得自由,急忙奔向达斡尔族“揭发”傲蕾·一兰。正沉浸在团聚喜悦中的族人被泼了一盆冷水。奥布库听信谣言,带领额苏里部落含恨离去。傲蕾·一兰虽在多音部落重获信任,并担任首领,但却和奥布库断了音信。 几年后,奥布库被斯捷潘诺夫俘虏。

这时,敌营里曾经看管过傲蕾一兰善良的士兵叶菲姆卡,面对仍然相信傲蕾·一兰叛变的奥布库,动情地唱起了《黑龙江岸边洁白的玫瑰花》,讲述了一兰在敌营里受尽鞭打、火烧,仍不低头、不投降,她的精神就像这洁白的玫瑰花一样,让奥布库幡然醒悟。最后奥布库被叶菲姆卡解救。 多音部落和各族军民在松花江口布下天罗地网,堵截俄军回撤。

大决战打得异常惨烈,傲蕾·一兰英勇冲杀,身负重伤,又被斯捷潘诺夫枪击,奄奄一息。在这紧要关头,奥布库飞身相救。 战斗终于胜利了,有情人也最终团聚,但傲蕾·一兰因为伤势过重,带着深深的欣慰和眷恋,在奥布库和众人身旁停止了呼吸。

注:歌剧《傲蕾·一兰》是根据同名电影改编而成,其部分剧情和结果也经过适当的修改,如:歌剧的结局就以更加悲壮的悲剧收尾。

下载音悦艺道APP或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文末“阅读原文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