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摇滚音乐联盟

【湿地之声】经典课文品读(四):云南的歌会·沈从文

语文湿地 2020-03-09 07:30:51

【湿地之声】经典课文品读(四)《云南的歌会》沈从文

湿地之声,源流开讲。根据前段时间通过微信平台做的调查问卷结果,湿地语音特意在喜马拉雅平台推出了“经典课文品读”系列节目。

为了方便所有老师都能受用语文湿地的神奇与美妙,我们一方面通过语文湿地的微信公众号(yuwenshidi)每周一三五推送,只要您点击本文最下面的阅读原文链接,或者,长按二维码图片,系统会自动识别,即可跳转到喜马拉雅平台收听本期内容。

同时,我们非常希望您能直接下载喜马拉雅的APP,然后在“发现”里搜索名为“语文湿地”的用户,然后关注它或订阅其中的专辑,这样,你可以更随心从容地收听我们湿地之声为您精心准备的每一期节目。

当然,如果你还是习惯于阅读本文,那请您滑动手指,往下阅读吧!


有一种生活叫“鲜活”

尹东老大说过:他的心愿是让咱们湿地的老师们都变得鲜活起来。是啊,语文就是生活,对生活有一颗鲜活的心,悦享生活,我们才能更好地教好语文这一学科。和燕璇一起解读沈从文的《云南的歌会》“鲜活”的密码。


《云南的歌会》里的三种鲜活

一个是鲜活的歌会环境。这篇文章里,描绘了一个非常优美的诗一般的环境:在昆明的乡下,骑着一匹老马,慢吞吞地走在路上,迎面而来的是果树林、柞木林、竹子林和开满杂花的小山坡,路边的粉蓝色报春花在微风里不住地点头,各种山鸟呼朋伴侣,瞪着油亮亮眼睛的戴胜鸟、扶摇而上地钻向蓝空的云雀,赶马女孩子唱着悦耳好听的山歌……当人在最接近自然的时候,就是最接近我们自己的时候。这样自由的环境里,我们的心怎会不鲜活起来呢?

另一种鲜活,是歌会鲜活的表达形式。这篇文章里,描绘了三种歌会形式:无论是有竞技色彩的山野对歌、还是自由自在的山路漫歌,或是富有仪式感的山寨传歌,都令人着迷。说说山野对歌吧,那些对调子的得先蹲在松树林子和灌木丛沟凹处,用各种富有艺术手法的方式进行对唱,虽有竞技色彩,但其实更有艺术交流和游戏的成份,即便是竞技,也如此的诗意和令人愉悦,丝毫没有剑拔弩张,没有硬邦邦的第一名、第二名的残酷排行榜,无论输赢,都是快乐的。在这样灵动而自由的歌会形式下,人是被充分地尊重着的

还有一种鲜活的因素,那便是歌会中鲜活的生命形态。这篇文章里,描绘了好几类人,参加山野对歌的年轻女人,性情明朗、活泼健康、机智灵动,赛着山歌、荡着秋千、喝着米酒,自然天成地快乐着,可爱的赶马女孩,嗓子未经训练,甚至发沙带哑,在这里也能快乐发声、自由歌唱,没有人笑他们,一切都那么自然。还有那个七十多岁的吹鼓手,牙都快掉光了,还能把民歌唱得如此热情、出色。鲜活,不是年轻人独有的啊,只要有热情投入的状态,每个年龄段都可以如此鲜活

能够写出如此平和优美的文章,想必作者当时的生活状态也是不错吧。但当时沈从文当时处境很差,1948年被郭沫若斥为“桃红色作家”,退出文坛,后自杀未遂,转向文物研究,但心里仍念念不忘写作,可是却不能自由抒写,这篇便是他在这样的生存夹缝中写下的文章之一。活在幽暗里,在压抑中不失去对自由生活的追索,这是一种更有质地的“鲜活”吧。


长按图片,识别二维码

策划:湿地之声编辑组@语文湿地

主编:刘忠源

主播:郑燕璇

撰稿:郑燕璇
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,湿地之声在喜马拉雅等着您。